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教育创新

过年聚会,孩子不愿当众表演,你要怎么做?

2021-02-25        来源:如盈教育快讯

春节时,很多大人都会带着孩子串门。有的时候家人就不会说让孩子来段演出,可是这个时候的孩子不愿当众表演,你要怎么做?

1、两年前,也是慢到春节了,十来个熟识的朋友约着一起不吃个饭。

橙子听说这次聚会有几个他曾经见过的“熟人”,就嚷嚷着也要去。

路上,我对橙子说:“这次吃饭,就你一个小朋友,大家可能会让你演出节目,你要作好打算啊。”

果然,吃得差不多了,大家都告诉橙子那时在学京剧,就让橙子给演唱一段。

虽然提早打了预防针,但橙子还是不太情愿演唱,扭捏着躺在椅子上想动。

“来,就演唱几句。”

“你唱**唱段不是唱得挺好吗?”

“大家鼓掌欢迎!”

起立钹了好几次,各种鼓励、启发、调动气氛之后,橙子勉勉强强站到了餐桌前面,仍是迟迟不开口,低声说:“我不知道演唱什么。”

又是一拨起立、灵感、调动气氛。

我渐渐丧失了冷静,生出几分烦躁:“那你就想想吧,想好了再唱。”

橙子又车站了一会儿,最终,还是开口唱了。

大家一通热烈鼓掌,但我知道,他明显不如平时在家自娱自乐时演唱得好。

大家之后聊天吃饭,一切如常。

2、也许,在其他人眼里,这都不算一件事。

只是,我时不时不会想起这件事,伴着几分愧疚。

橙子不愿意唱,我为什么还要坚持让他演唱?

六七岁的小孩,车站在十几个几乎是陌生的大人面前,想要坚决自己的意愿,却连他的妈妈都不来帮他,甚至还有些恼他,他心里该忍受着多大的压力?

我为什么会这样做?

我试着去体会当时我的内心。

隐隐约约的,我看见了一个小女孩内心的羞耻感。

那个小女孩,她不擅长唱歌跳舞,更不擅长当众演出,她最怕这样的场合,和那些落落大方、饶舌就演唱的孩子比起来,她变得那么内向、拘谨、不大方。

因为这个,她觉得自己不够好。

她为自己的“过于好”深感耻辱——我为什么不能像那些落落大方的孩子一样?我为什么就做不到?

几十年过去了,她已人到中年,早已不记得当年发生过什么明确的事——长大了就是长大了,过去的事早都过去了不是吗?

但是,随着越来越多的自我察觉,她才发现,那种面对众人表演的急躁,以及对畏缩的羞耻感,一直如影随形。

所以,多年后,当橙子车站在众人面前迟迟不肯开口唱的时候,我心里想要的不是去反对他、给他击退,而是羞耻和气愤——对扭捏、不大方、畏缩的耻辱和恼怒。

我哪里是在有心橙子,我明晰是在恼自己。

我把对自己的困窘、不满、恼怒、耻辱通通感应到了橙子身上。

这些负面的情绪让人无法承受,所以,我下意识地“逃亡”进了,逃亡到众人的一边。

我连自己都“救”不了,更没力量去“救回”橙子,任他一个人站在那里,孤零零地应对我们这些大人。

随着自我察觉的渐渐深入,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我不再那么自责了。

我接纳了自己也有脆弱、不完美的地方。

更最重要的是,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。

从那以后,我再没有“迫”过橙子去当众表演。

遇到类似于场合,我会先问问橙子的意思:“你要不要给大家演出一个节目?”

如果橙子表示不不愿,我不会再坚持,不会转身和大家说道一声:“橙子现在不想演出,以后有机会再说吧。”

说道的时候,我会注意语气的祥和,借此传送出有一种意思:橙子愿意演出,挺好;他不不愿表演,也没关系——我认同他的意愿。

如果妈妈是这种如常、平和的态度,孩子能感受到,大人们也会感受到,一般来说,大家也会再说什么了。

我把自己当作橙子和大人们之间的缓冲区,溶解掉大人的拒绝给橙子带给的压力,也帮助橙子学会认同自己的意愿。

3、因为自己的经历,我会留意到类似于的事情。

我发现,很多大人也不会给孩子解围,但容易掉进两个误区。

有的大人会用一种“放弃”的姿态来击退。

比如有人不会说道:“算了算了,他不想表演就算了,来来来,咱们睡觉。”

“小明不愿意演出,不用管他,来,小红你给大家表演一个。”

这也是给孩子击退,但仔细体会一下,多少总有些责怪和沮丧的意味在里面——你达不到我的期待,所以我就放弃了对你的期望。

这些,孩子是能感觉到的,从众人注目的焦点变为无人问津,被退出的滋味不好受(回忆起一下,你曾经被你重视的人“退出”的滋味)。

所以,即使大人帮他逃掉了当众演出,他也不会闷闷不乐。他告诉,自己做得不够好,让大人失望了,大人“不管他了”。

你以为孩子不会“知耻而后勇”?

不,下一次,他只不会更加扭捏,更加随和、懦弱。

4、还有的大人,看起来是给孩子解围,其实是给孩子“补刀”。

比如孩子的妈妈不会解释说:“这孩子就是腼腆,人一多就扭扭捏捏的,在家里演唱得可好了,出来就不演唱了。”

(再加上一句:“你看人家小红,大大方方的,让唱就唱,多喜兴。”这样的比较,更是又深深地调补了一刀。)

孩子不因应,就要给众人一个说明和交代,而这个解释往往是孩子太随和、内向、不爱人说出、扭捏、不大方……

不想表演就不演出,很正常的事,为什么要急于解释?

一是实在脸上没面子,样子是自己没教育好孩子。

二是怕为此扫了大家的兴,亲近型人格宁可牺牲自己和孩子,也不愿意“触怒”众人。

这么一解释,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了,纷纷表示解读,嘻嘻哈哈的,这事就算过去了。

你以为事情过去了?

你告诉孩子会怎么想要?

经常得到这样的评语,孩子就会认同这些特在自己头上的标签——我就是随和、过于大方,我就是上不了台面。

我不够好,我没符合大人的期待——他们希望的,是另一个样子的我。

你听,他们的说明里还带着歉意,带着一些说什么——他们觉得抱歉,都是因为我不好。

很多年后,孩子变为大人,他们早已记得了曾经再次发生过什么,只是那种低价值感和羞耻感时时把他们局促在不起眼的角落

——他们不愿意引人注目,不愿意当众传达自己,不习惯成为目光的中心。

只因为,他们觉得自己不够好,并为自己的不够好深感耻辱。

等他们有了孩子,也总是能看到孩子身上诸多的“不够好”——他们常常对孩子恨铁不成钢。

他们想要让孩子超越自己,却知道,他们潜意识里的东西一直在引导孩子轮回父母的命运。

5、如果孩子想表演,除了尊重孩子的意愿,我们还可以善加引导——孩子是需要被引导的。

其实,小孩子是有很强的表现欲的,他们不愿得到注目和认可,这是人的本性。

他们不讨厌的,是为了符合大人莫名其妙的指定任务、又演唱又跳、被众人“观看”的感觉。

如果把演出节目当成一种游戏,而不是任务,小孩子是很乐意参与的。

比如,把家庭聚会办报联欢会的形式。与其让一个孩子正正经经地对着一群大人表演,不如男女老少楚上场,一起或轮流演出节目。

你会找到,到最后会掌控不了场面,因为孩子们不会抢着演出,花样百出,各种搞笑。

有一次,我们几个家庭春节聚餐,酒足饭饱后,不能免俗地也让孩子们演出节目。结果,一个孩子唱歌,其他孩子一起跟着群魔乱舞,嘎嘎笑个不停。

再比如,把游戏和演出穿插在一起,气氛一起了,孩子不会不禁要露一手,你想要拦都拦不住。

记得有一次,我们出去旅游,大巴车上,导游带上大家玩游戏大西瓜小西瓜的游戏,谁说错了就要演出一个节目。

大家玩得特别开心,橙子又紧绷又激动,又想说对了,又想演出节目,纠结的样子特别甜美。

最后,机会总算来了。同行的阿姨说错了,橙子抢着要替阿姨表演节目。一段有板有眼的《红灯记》选段赢来了剩车厢的喝彩。小孩快乐得不得了。

你看,同样是让孩子当众表演节目,可以给孩子留给心理阴影,也可以给孩子留给欢乐的记忆,给他满满的自信——就看大人是怎么想、怎么做了。

所以,今年春节,你想怎么做呢?



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

上一页:南京大学2021考研成绩查询时间公布:2月26日后

下一页:深圳中学新招66名教师,清华北大毕业生扎堆,引来热议

面对孩子的“婚姻”敏感期,家长该怎么做?

这几个育儿陋习要不得!照顾宝宝要相信科学!

国内双一流大学满意度调查,南大逆袭成黑马,北大却跌出神坛

这10件不能“操之过急”的事,太着急,反而害了宝宝!

南大东大启动2021年强基计划

2017年六大母婴谣言,你信了吗?

哪有天生胆小的孩子,还不是你吓的!

南京大学回应碎尸案家属起诉:尊重司法程序

CUBA东北赛区决赛落幕 清华大学笑傲五道口德比